开学了,开学了!
本来就日常咕咕咕的我迎来了开学~
大概周更……(不可能的,别想了,月更警告!)
发出忘鸽的声音——

咕——咕——咕——咕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不愧是我~!

美酒壮人胆(前提是别喝醉了啊喂!)

是群聊的点梗产物。

设定借用海带带的1922

是1922呀~


(一杯倒少年织×千杯不醉宰)


那是一个意外。


一个某人蓄谋已久的意外。


在第n次“哄骗织田作喝酒”作战失败之后,太宰治彻底放弃了,他推开面前那杯酒,沮丧地趴在了酒吧的吧台上。


被推开的酒杯里,冰球与杯壁触碰发出清脆的声响,澄黄的液面倒映着的织田作之助的面容也被推散,像极了某人因为心怀不满而妄图作祟的意图被破碎的样子。


“呐呐,织田作,你都十九岁了耶!”


太宰治靠在吧台上用手撑着脑袋,用惊诧的语气表达着自己的不满。


“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品尝过无数美酒啦!”...

Dream(上)

if线开展

私设警告(可能会有补充)

1.在“书”的世界中,得知真相的人死亡后,存在会被逐渐抹去。

2.当“书”中人物自己察觉世界线违和时,记忆会产生絮乱(被告知真相者除外,被告知真相者仅限两人),会在梦境中得到真实世界的记忆(苏醒后并不保留,但会有部分印象),回到梦境之后又会全部想起来。

3.只有与死亡之人有很深羁绊的人才能看见其鬼魂,但鬼魂看不见活着的人。

4.鬼魂可以干涉梦境,可以在梦境中选择自己出现的形象。(除了自己死亡前可让熟人辨认的样貌)

5.死亡后的人可以选择干涉现实,但要用存活时的记忆为媒介,一旦开始就不可中断。可以在现实呆七天,每一天记忆都会消失一部分,最开始的一...

太宰治の生贺大作战(1)

特殊人物回忆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宰治的回忆——甩不掉的小尾巴(2)


2.“那我就直说了中也,”我掀起外套的下摆,盘腿径直坐在地上,“我在你的帽子上放了微型窃听器。”

  “啊?”中也将帽子摘下,翻来覆去地摸了好几遍却没有任何...

太宰治の生贺大作战(1)

特殊人物回忆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宰治的回忆——甩不掉的小尾巴

  在十七岁那年的某一天,森先生不顾我的执意反对——将我升职了。

  于是,我成为了一名干部。

  一名,黑手党的干部。

  其实说实话,我并不是很在意升职这种事情啦,而且,不光不在意,我反而还觉得很苦恼——

  毕竟,升职之后就得被森先生分配部下了……

  哦...

【森太】情人契约(完)

上一篇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……写到后面好像ooc有点严重……

啊,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圈里太太的那种文笔了,疯狂落泪。

好了,感叹结束,虽然说丧是丧,但是文还是要更的嘛,今天也要好好加油呀!

以下正文:


  “嘴硬的小鬼。”

  “糟糕的大人。”

     面对森鸥外的评价,太宰治表示应该毫不示弱地怼回去。

  “糟糕吗……”森鸥外的语气沉了下去,脸上浮现出失落的神情。

  “我们家爱丽丝也经常说我...

呐呐,这样能看清楚吗?

[森太]情人契约

无证司机,狂飙婴儿车~

(真的,没什么过分的,可纯可纯啦!)

“我是太宰,姓太宰,名叫太宰治。”那个孩子如是说。

“森医生,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?”他眼角带笑,神情天真又堕落。

“啊啦啊啦,”森鸥外揉了揉太阳穴,脸上浮现了一个诡秘的笑容,“真不愧是‘Mafia’交易次数最多的情报员,已经被发现了啊。”

“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事只要调查一下就能知道了吧?”

“互相拆台有意思吗?”

“反正您挺乐在其中的不是吗?”

太宰撑着墙借力,他努力想要站起来,但发情期特有的敏感体质只会让他越来越虚弱,越来越渴望。

一波又一波的情欲的热浪席卷着他的身体,他很清楚,这会令他沉迷,令他堕落,让他逐步...

[森太]

“我会很乖的,不会反抗的哦~”轻飘飘的微微上扬的尾音,带着些蛊惑的意味和意义不明的调侃。

他压低了声音,吐出暧昧的字眼,“唔……快,快给我,我好难受呜……”

空气中的甜味愈加馥美,鸢色的瞳眸也逐渐变得涣散与空洞。


不错的眼神呢,森鸥外想。

眼瞳深处那墨染的黑里隐藏的东西。

是冰冷的杀意呢。


“哒,哒,哒”森鸥外一步一步地靠近。

是非常美味的孩子呢。

不过,有点麻烦啊……

他没有理会已经硬得发疼的性器,在距离那个蜷缩的身影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,森鸥外停下了脚步。


“不错的演技呢孩子,”他故作惊叹地鼓了鼓掌,“很痛吧,忍得很辛苦吧?为了保持清醒,甚至不惜用刀割伤手腕吗?真是了不起。”

“您在说什么...

[森太]

第一次发文,瑟瑟发抖……

内有ABO设定,请多担待。


在用手术刀将最后一个任务目标解决后,森鸥外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,仔细擦拭着刀面上的血迹。

“哎呀呀,”他皱了皱眉头,“擦不干净了呢……”

躲在暗处的狙击手咽了咽口水,“他不会发现的。”那名狙击手自我安慰道,“跟踪了他三个月,这一次是最好的机会,绝对不能失败!”

狙击手仿佛下定了决心,瞄准镜对准了低头擦拭着什么的男人。

“只要扣下扳机,任务就成功了……”

他不再犹豫。

看着子弹飞出的轨迹,他露出了笑容,“这样,就结束了吧。”

没有什么人能逃脱我的射程范围,他相当自信,这抹罪恶将终结于此。

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将目光投向地面。

可想象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。那个...

梦回呓语(1)

就是一个梦引发的想法。


梦,会遗忘,当时的情感,也会遗忘。


但是,我不想忘记,这个梦给我带来的震撼。


我想要记录下来,


这样,还能时常看看,还会有所惦念……





  ...

© 忘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